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跟儿子和公公都来过
跟儿子和公公都来过

跟儿子和公公都来过

作为一名母亲而言的小娴从未想过会与自己亲生儿子产生任何不伦的接触,小娴清楚自己骨子里泛滥的性欲早已在与公公老莽肉欲缠的绵旋涡中被逐渐的挖掘了出来,但是小娴从未主动的想过让这份不堪的情欲打破家庭圆满的现状,即使公公与自己不伦的尺度越来越大,即使每一次盘肠大战的地点与时间都越发的危险,但是那份对于打破现有生活宁静的惊惧一直都停留在小娴的心中,使得小娴始终都会在欲望的巅峰中留有一丝自己都不易察觉的余地,也正是这一丝余地让小娴能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不带有任何异样的情绪。

  自己面对孩子和丈夫的情感依旧纯粹,然而这一切却在今天彻底的被打破了。

  或许一开始用嘴帮儿子杨志口交是单纯为了解决包皮过长所带来的痛苦,但是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小娴作为一名母亲所能接受的范围,而且小娴很清楚自己在儿子肉棒摆脱了包皮过长的束缚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停止口交的行为,因为那时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此时依旧湿润的下体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被儿子肉棒深喉插入的那一刻所产生的强烈念头到现在依旧在脑海中回荡直到现在冷静下来之后也依旧让小娴头皮发麻,那一瞬间作为母亲的小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肉穴是如此的渴望着被儿子那年轻的肉棒插入,那干涸的子宫隐隐的发疼不断的向小娴传递着渴望精液浇灌的信号,深深插入喉咙的肉棒甚至让小娴产生了肉棒插入的是自己阴道深处的错觉,直到儿子在口交时深喉射精的时候小娴脑子里依旧幻想着那大股大股的精液正源源不断的流入自己那嗷嗷待哺的子宫之中,正因如此,小娴当时吞咽儿子精液的时候才会显得那么急切,那是明知对方是自己儿子也渴望着与其交媾的强烈渴望,那是小娴的肉穴从未放弃过对粗大肉棒的深深觊觎。

  此时的痛哭是对当时自己的责难,即使事情的初衷是纯粹的,但是这依旧无法掩盖小娴在心理上失守底线的事实,在小娴心里自己终究是让情欲的颜色蔓延到了家庭中除了公公之外的其他角落。

  当「至少我还是一名合格的母亲」

  这句话再也无法成为小娴作为欺骗自己不是个淫荡的女人的借口时,小娴感觉再也无法面对身边的周遭的一切,包括自己的丈夫,儿子还有那正站在自己身前用手摸着自己脑袋的人。

  不善于安慰人的老莽在面对痛哭的儿媳面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是下意识的用手轻抚小娴的脑袋来表示安慰,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老莽干脆蹲下了身子一把将小娴抱在了怀里。

  面对公公突如其来的动作,小娴明显愣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哭了起来,只是有意无意的将脑袋往老莽的怀里靠去,那蜷缩依偎的动作彷佛在寻求庇护一般,公公那并不算宽厚的胸膛此时却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感受到怀里的儿媳主动向自己怀里靠紧,老莽不由得搂的更紧了几分,怀里的儿媳那动人的娇躯随着抽泣不断的轻轻颤抖,老莽不自禁的将脸埋入儿媳秀丽的长发之中,那乌亮发丝间迷人的味道让人沉醉,老莽脑海里不断闪过刚刚在隔壁房间发生的一切。

  回忆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了孙子的阴茎在小娴嘴里最后一次射精的那一瞬间,那一刻面容扭曲的孩子将阴茎狠狠的插向了生母的咽喉最深处,那一刻略显慌乱的母亲微皱着眉头脑袋迎着儿子全力突刺而来的肉棒压了上去,随着一声闷哼母亲将整根肉棒吞入喉咙后变粗的脖子和面容立马变得通红却依旧坚若磐石般的固定着脖子不去乱动,任凭白白的精液从嘴角和鼻腔中溢了出来,那一瞬间小娴脸上原本微皱的眉头却立马舒缓了下来,喉咙存在异物的痛苦和被精液呛得的难受鼻腔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带着一脸潮红如喝醉了酒般满足的神情稳稳的含住儿子的整根肉棒迎接着儿子的精液的浇灌,那神情是如此的专注与痴迷,老莽能想象到儿媳当时那寂寞的肉穴是有多么渴望孩子的肉棒插入的不是自己的小嘴里而是嗷嗷待哺的肉穴之中。

  想着想着老莽的呼吸声开始变得粗重起来,胯下的肉棒不知不觉再次的抬起了头,铁杵般的肉棒不断抬高上扬一下子顶到了怀里小娴脑袋上,敏感部位的触碰让老莽下意识的打算站起身子。

  然而正当老莽区起双腿准备起身的时候,下身抵着裤子高高挺起的肉棒却被小娴一把握在了手里,小娴纯粹下意识的握住了这根由于公公起身而顶到自己面前的大家伙,那突如其来握住命根子的小手让老莽起身的动作直接僵在了半空中。

  公媳两人的动作似乎都在这一刻僵住了,原本压抑沉重的氛围顿时变得异样起来,有些尴尬有点暧昧,老莽深深的看了儿媳小娴一眼,小娴那挂着泪珠的苍白脸庞此时再次弥漫上了红晕,躁动不安的情绪再次冒了出来,但是那握住公公阳具的小手却没有放下来。

  「想要了是吗?」

  下身被儿媳握着的老莽没有继续直起身子而是缓缓的蹲了下来,等待着儿媳的回应。

  面对公公赤裸裸的话语,小娴目光开始变得躲闪,想到隔壁房的儿子和不知去向的丈夫,面容上带着紧张与不安抓着肉棒的小娴手却是不自觉的用力了几分,那分量十足的巨根握在手上让小娴体内被儿子撩起的欲火再次燃烧了起来。

  老莽胯间高高顶起的帐篷被儿媳的小手抓的那么的用力,面对沉默的儿媳,回想着刚才脑海中的画面,老莽也来了兴致。

  人们常说女人善变,其实这句话对男人也一样适用,尤其是男人处于发情的状态下,原本对儿媳些许怜惜的情绪此时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爱欲,或许做一些快乐的事情能让儿媳更快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

  也不管会不会吵到孙子,也没考虑儿子是否会中途回来,没有过多犹豫,深知今宵有酒今宵醉的老莽重新蹲下身子,粗糙而又灵活的手指很快顺着儿媳的小腹一路直下来到了那茂密的黑森林处,食指和拇指一下子就精准的捏住了那森林深处的一颗早已微微突起的肉球,剩下的三根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两下那穴口处占满淫液的毛发后便并起三指缓缓的探入了那早在儿媳给孙子口交时就已经泛滥的泥泞肉穴之中。

  「别。 ……别这样!不要这样!——哦——!」面对公公的突然袭击,触不及防之下小娴直接打了个哆嗦,那被儿子刚刚撩起还未彻底熄灭源自小穴深处传来的星星欲火在公公手指的撩拨下再一次熊熊燃烧了起来,公公那并在一起的三个手指探入自己小穴内仅仅只是轻轻的搅动就已经让那饥渴的肉穴不由自主的夹紧起来,贪婪的吸吮着这来之不易的外来访客。

  小娴此时完全无法抗拒肉穴处传来的阵阵骚动,阴蒂在公公手指不断的搓弄下包裹着阴蒂的包皮早已完全蜕了下来,充血膨胀的阴蒂羞耻的完整的暴露在了外头,如同一颗浑然天成的肉色珍珠般的阴蒂在公公肆意的搓动把玩下显得越发圆润光泽,逗弄了一会儿媳的阴蒂,看着儿媳原本苍白的小脸已经面犯桃花觉得实际差不多的老莽直起了身子挺着胯下那隔着裤子夸张的顶起的帐篷凑到了儿媳面前。

  那激凸的帐篷里小娴的面庞如此之近,小娴甚至能看到那帐篷顶部在不断的顶起拉扯的裤子不断的绷紧,隔着裤子小娴都能隐隐闻到那独属于公公鸡巴的气味,有些愣神的小娴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公公将手伸到胯下「兹拉」一声拉开了绷紧已久的裤链,一根黑色的巨棍挣脱了裤子束缚的一瞬间狠狠的拍打在了小娴脸上。

  老莽握住那从裤子里蹦出的肉棒不住的用棒身抽打儿媳的脸庞,一时之间小娴只觉得眼前棍影重重,那不断挥舞的阳具巨棍不不断抽打在自己的脸颊上,那熟悉的肉棒气息也不断的钻进鼻孔里往脑海深处钻去,嘴里明明还残留着儿子年轻精液的味道面对眼前的公公下身不断晃动的巨根喉头依旧忍不住一阵吞咽,之前多日的调教使得小娴注意力下意识的集中在了公公的硕大的龟头上,公公调教的内容有很多其中一项就是用他那巨大的阳具如同逗猫棒逗弄小猫一样逗弄小娴,那调教出来的本能让小娴瞅准老莽挥动肉棒的间隙,小嘴微张一口将恰巧拍打在自己嘴唇边的龟头含住,双手第一时间握住肉棒的茎身快速的撸动起来,刚刚还落泪过的大眼睛此时更是此时更显的水汪汪的,带着可怜巴巴求饶的神色含着公公硕大的乌亮龟头用力的吮吸着还不忘用舌头来回打磨品尝着公公肉棒上最为浓郁的味道,鼻子里不时发出「嗯!嗯!嗯——」的浓浓鼻音。

  「看来今天在路上还是没能将你喂饱啊。」

  儿媳那灵动的舌头熟练的舔弄着老莽的巨大的龟头,巨根肉眼可见的绷的更直了,老莽不得不彻底坐倒在地上摊开双腿来方便儿媳的服侍。

  小娴就这么侧卧在公公的一条大腿上脑袋整个埋在了那敞开的双跨之间不断耸动着,如同一条正在吸奶的小狗崽一般噘着屁股埋下脑袋津津有味的吸吮着,不同的是小狗崽吸吮的是母狗的奶头而小娴吸吮的却是公公乌亮的大龟头,而龟头的舔弄仅仅只是开始,小娴的舌头细致的清洁着公公庞大巨根的每个角落每一寸褶皱,整根肉棒上还遗留着车上肛交过残留的痕迹,那汗液,精液,尿液夹杂在一起古怪的味道反而让小娴舔弄的更加津津有味,甚至那悬挂在胯下的两粒卵蛋也是小娴小嘴照顾的对象。

  低头看着儿媳将自己的两粒卵蛋吐出后开始一点一点吞入整根阳具到喉咙里,老莽一边将手指伸到儿媳的小穴处抠挖了起来一边打趣的问道:「小娴呀,你觉得是我的肉棒比较厉害还是杨悦的肉棒比较厉害?」刚吞入一部分阴茎的小娴愣了随即将堵在嘴里的龟头吐了出来,然后一脸娇羞的说到:「你都问了多少次了,还明知故问。」说完也不等老莽回应又开始卖力的吞入老莽的巨根来。

  公公今天已经射精过的肉棒此时博气候并不像往时那般粗长,但是却远比丈夫的粗大的多,小娴下意识的舔了舔下唇然后开始将嘴巴的上下颚尽量的张开,舌头舒展放松,张开到极限的嘴巴和喉咙与公公的龟头保持三点一线的姿势以后就可以开始深喉吞入公公的整根阳具了。

  在儿媳面前常常拿儿子跟自己做对比的老莽,对于儿媳的此时回答没有感到意外,这都归功于之前日以继夜调教的成果,甚至老莽觉得儿媳用嘴巴服侍自己肉棒的时间都远比儿子和儿媳交媾的时间长,如今儿媳在面对自己的肉棒时,夫妻情感的影响在逐渐的减弱,在儿媳面前与儿子不断的对比更能让儿媳忠诚于自己的内心,或者说忠诚于内心深处饥渴的欲望。

  。

  低头看着儿媳轻车熟路的将那粗大的阳具一点一点的塞进嘴里插入咽喉的模样,老莽噘着嘴试探性的向小娴问道:「那比起我的大孙子呢?」这个尖锐的问题瞬间让小娴呆住了,已经被情欲占据大脑的小娴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将儿子的肉棒和公公的肉棒对比起来,儿子那完全勃起的肉棒整根插在自己嘴里尽情喷薄的情景再次在小娴脑海里浮现,还在给公公深喉口交的小娴立马喉头就是一阵剧烈的滚动。

  老莽还没等到儿媳张嘴回应,就看到趴在地上的儿媳一边含着他的阳具用力勐吸一边全身绷紧的微微颤抖,儿媳的背部和腰部整个都弓了起来犹如一只受到惊吓的猫咪,那夹着老莽三根手指的蜜穴更是不得了不断的在夹紧,老莽的手指抽都抽不出来,过了三四秒只听「嗤——」

  的一生,一股热泉从儿媳的蜜穴处涌出随后儿媳整个身子都瘫到在了地上,俨然一副刚刚泄了身子的模样,喉咙里还塞着肉棒的儿媳那光洁的脖颈处喉头却依旧在不断滚动吞纳着他的肉棒。

  老莽看着小娴那吞着阳具两眼失神的模样,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桉,光凭小娴听到自己儿子名字就高潮了,老莽可以断定大孙子杨志已经成功的在他母亲灵魂和肉体上种下了亲子不伦的种子,老莽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推上一把,那脆弱的母子伦理防线就会轻易的打破,借着孙子给他打头阵距离他入驻儿媳蜜穴的日子想来不会太远了。

  强忍着射精的冲动,老莽一把将肉棒从儿媳喉咙里抽了出来,那粗鲁的动作让小娴一阵剧烈的咳嗽蜜穴处又再次涌出一股热泉顺着洁白无暇的大腿流淌到地上汇成一滩浅浅的水渍。

  看着儿媳那母犬一般的姿态,再也顾不上其他的老莽一把将小娴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三下除五的将儿媳的大部分衣物全部褪去,曼妙成熟的肉体散发着强大的吸引力,老莽抓着小娴的双腿就向她双肩压去,那柔韧的身体很轻松的被弄成了对折的姿态,向前挺着的臀部被米黄色的内裤勒的紧紧的,如同两个沉甸甸的西瓜被装在小小的袋子里随时会破袋而出,内裤中间狭小的地带早就已经被淫液打湿了,老莽粗暴的将紧勒着肥臀的内裤一把扯开,一抹诱人的红色袒露了出来。

  「咕噜!」

  时隔多日,当老莽再次仔细端详着儿媳的肉穴依旧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布满皱褶的脸上露出发如同一位果农看着自己长势喜人的瓜果正在越发成熟的景象时的笑容,老莽面前儿媳巨大肥白的浑圆双臀在没有了内裤束缚之后自然而然的向两边垂落咧开,像极了一颗巨大无比的大西瓜熟透了之后自然崩裂开来的样子,从那裂缝中那艳红色肉心就可以看出这正是这颗西瓜口感最好的时期,那不断从裂缝中渗出的汁液说明这颗西瓜的水分极其充足,老莽情不自禁的凑近那裂缝处闻了闻,从那肉峰中甚至隐约能闻到美妙的气息让人感到迷醉。

  「可以吗?」

  老莽对着面前儿媳那门扉微开的水帘洞下意识的舔了舔上嘴唇,老人脸上满是祈求的神情呢喃着看起来像是在问询讯着儿媳又有些像在对自己进行诘问,那虔诚的神色看起来更像是在向上天祷告,对于儿媳下身的桃源洞曾经多次不得门而入让老莽心怀芥蒂,明明觊觎已久却又无可奈何,但是这一次儿媳那因心神失守而呈现出任人摆布的姿态和那看起来比以往更为肥美的肉穴无不预示着这一次或许就是命运的转折点。

  不再犹豫老莽那带着白色胡渣的大嘴一把盖在了儿媳那美丽的桃花源上面。

  「爸!」

  被公公温热的大嘴盖住私处的感觉立马让小娴有了反应,腰部立马绷紧起来,可不待小娴的腰部完全绷直,公公顾不上嘴里的温存赶紧抓着小娴的双腿又将小娴的身子再次压了下去。

  似乎觉得这样并不过瘾,老莽抓着儿媳的双脚向着左右两边用力的掰扯了开来,原本只是微微敞开的桃源小洞立马扩张成了门扉敞开的桃源洞天,由于双腿被老莽上压到上身后向边掰开的缘故,小娴的下身朝天摆出了大大的V字的姿势,夹紧的双臀使得那一直被老莽宠幸的屁眼彻底的隐藏在了肥硕的双股之间,但是那百分之百完全展看的饱满肥穴却在老莽面前纤毫毕现,高高隆起裂开的肉穴上呈现出完美的阴唇轮廓,一颗粘着爱液激凸充血的珍珠阴蒂在顶部闪闪发亮,整个肉穴不断的轻轻一开一合着发出淫荡的呼唤。

  完全无法把持,老莽将舌头长长的深处狠狠的刺入儿媳那肥嫩的不像话的肥穴之中就是一阵剧烈的搅动,舌头肆无忌惮的在儿媳的小穴中肆虐,老莽用舌头打响了攻占儿媳肉穴的第一战。

【完】